颜非

我没退圈 我只是摸鱼🐠去了
微博@颜非–好好做人好好做事
混乱中立 温和沟通
子博客刀剑堆放 指路☞颜非—写写刀剑

寻常

寻常

(红豆live的约稿 咸鱼如我已经错过了一大波该干的事情。链接我还没研究好那边该咋弄 弄好丢出来 怪好玩的嘿)

入秋后的第一场雨过后气温迅速就降了下来,前天张佳乐还穿着短被短裤,第二天早上起床一开商就被迎面吹来的寒风冻的一哆哮。

“为什么这么冷,这不科学,说好的南方城市四季温暖如春呢?”把衣柜魏出了天女散花的效果后张佳乐终于找到了长袖村衫和牛仔裤,只是穿好裤子才发现村杉不是他的,是死

活要和他买同款的某人的。

张佳乐一度非常愤怒,明比他还小半岁结果这人却比自己高出半个头,高就算了,身材还比他好。对此孙哲平非常淡然地接受了对方的夸奖,然后手下动作丝毫不受影响的脱了他的裤子:“腿分开点,润滑不做好一会儿你又要哭爹喊娘的。”

“放屁我什么时候哭爹喊娘了,我最多就是问候过地球妈妈...-嘶你轻点,我那是人体器官不是你橡胶女朋友,下这么重的手你要谋杀吗...呜轻点....”

再多余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毕竟除了身材好,孙哲平某方面的能力也是很棒的。据后来苏沐橙私底下给他的一份关于联盟汉子攻受度投票结果显示,孙哲平竟然压过了老韩位居榜首。

“你说你是不是偷偷请黑客黑了数据了,你竟然排第一,这不科学,还有,为什么我没有上榜? !?”张佳乐拿着平板站在真皮沙发上冲孙哲平张牙舞爪,“不能因为我扎了辫子就觉得我不够爷们! 我上场一个能干翻十个老叶!”

孙哲平接过平板仔细看了一遍后满险意味深长的张佳乐道“我是不是该写个获奖感言,比如‘感谢张佳乐,正是因为他我才拿到了第一’这样?”

联盟第一弹药专家荣耀打的好,打情骂俏也打的好,把联盟前第一狂剑按在发上啃了个满脸牙印口水。,

也懒得再翻衣服了,胡乱把孙哲平的衬衫一套就出了房间,客厅里包子的香气勾的张佳乐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手刚伸出去就被人从后面搂住了腰,耳垂被不轻不重咬了一口:“还没刷牙就吃,赶紧先洗脸刷牙去,有你最喜欢的小包子。”

满意了,张大弹药甩着小辫子去刷牙洗脸,冷不丁却听孙哲平来了句:“这么喜欢穿我的衣服不如我把我的内裤也给你穿?”

没等张佳乐回答就故作可惜叹了口气:“哦不行,我的你穿大了,会掉。”

我吃柠檬,莫生气莫生气,气坏身体无人替。张佳乐默念几遍自创清心诀后才按捺住了把早上七点把孙哲平放进马桶里冲走的冲动。

洗漱台上摆着一黑一白两个漱口杯,牙刷也是配套的颜色,黑色的是孙哲平的,白色的是他的。没什么特殊含义,就是超市促销,买一送一。张佳乐从货篮里翻出来的时候孙哲平正拿着手机预订晚上的餐厅,眼睛不离屏幕问道:“吃火锅还是烤肉?家常菜吃吗?”

“吃火锅,要红汤。”张佳乐把两个漱口杯和牙刷丢进推车里。

“火锅可以,红汤不行。”孙哲平干脆利落地预约好座位后接过了推购物车的工作,对上张佳乐瞪的圆溜溜的眼睛风轻云淡地开口:“你是不是今天屁股不疼了。”

对,就是这句,早上连荷包蛋都不给他吃,美名其曰保护男朋友的菊花。张佳乐坐在火锅前咬着筷子愤愤想着:呸,做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保护呢!

张佳乐这边洗漱完了那边孙哲平豆浆也打好了,卫生间里的人伸头冲厨房那边喊道:“多放糖,不要渣。”

孙哲平面无表情往张佳乐碗里又添了一勺糖:齁死你。

但是最后这碗豆浆还是没进张佳乐的肚子,对此孙哲平表示:你就是仗着我喜欢你。

张佳乐咬着包子理直气壮:“那可不咋滴,你不也是仗着我喜欢你才老欺负我。”

“我怎么欺负你了?”

“不准我熬夜打游戏!”

“你阴阳师那满级的号谁给你练的?”

“……你不给我火锅吃红汤!”

“上次谁吃完在家三天说不了话?”

“……你一做就停不下来!我说我屁股疼你还做!”

“……”

孙哲平拿着一个包子塞进张佳乐喋喋不休的嘴里:“好好好我的错,赶紧吃完,不是说要回家看看吗。”

张佳乐这才肯乖乖坐好去吃饭,鼓起的腮帮子一动一动的,活像是他们俩一起养的金丝熊。孙哲平看着他吃的急,连面团沾在嘴角都不去擦,好笑地伸手替他抹掉,获得世界冠军张佳乐的笑容X1。

“霸图给你放了几天假?”孙哲平一边把车从车库开出来,一边问道。张佳乐低头系着安全带,闻言“咔哒”一声把接口插进去,扳着手指头给孙哲平算:“除了八天法定假日,张新杰又给我十五天探亲假,排除周六日,差不多一个月都可以在家呆着。”

“那带你去日本玩?”孙哲平示意张佳乐把墨镜递给自己,十点多钟的太阳明晃晃地照着眼,身边还有个穿着荧光色的人,孙哲平觉得自己都快瞎了。

张佳乐翻腾了几下就从车里找出了墨镜,看了一眼忍不住咂舌:“这不是那时候我送你的吗?怎么还留着呢,偏光度又不好,换一个吧。”

孙哲平不以为意拿过去戴上,转过弯,才开口:“你送我的第一件生日礼物,舍不得丢。”

所谓真汉子,从不回头看自己引发的爆炸。

顿了顿,又道:“要不你再买一个送我?虽然生日过了,不过补送一个我也不反对。”

张佳乐用手背贴着红的快要烧起来的脸颊,声音闷闷的:“我不,世邀赛冠军的戒指都送你了。”

“那是我要来的,不算。好乐乐,再送一个给我呗。”

“……明天一起去买。”

一直到车在小区楼下停好张佳乐脸上的红晕都没散去,孙哲平拉开车门,像个流氓一样靠在门边,只是那一身足够买下兴欣战队的衣服配着男人的长手长脚,看起来更像是耍流氓的霸道总裁。

上楼,张佳乐还没从口袋里找出家门钥匙,门就从里面拉开了,门里门外的人都是一愣,然后都笑了出来。

“你妈刚刚在厨房说你们该回来了,让我下去接,哪晓得门一开你们就到了。”张爸爸乐呵呵地接过孙哲平手上的东西,招呼两人换鞋,又扭头对着厨房喊:“妈妈啊,咱家两个儿子回来啦!”

张妈妈系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看见两人脸上立时就露出了笑,伸手把孙哲平拉到身边:“小孙还是这么帅,乐乐你瞧人家,你怎么就光吃不长呢。小孙啊,手还疼吗?我炖了猪骨汤,对骨头最好了。”

“不疼了,谢谢妈。您别忙了,先来歇歇吧,我和乐乐去做饭就行。”孙哲平说着就就要往厨房去,却被张妈妈一拉:“哪能啊,你们难得回来一次,都去坐着看电视,爸爸啊,去把昨天买的花茶泡给他们喝,秋燥,去去火气。”说完又风风火火回厨房了。

看着两位老人精力十足的样子,张佳乐往孙哲平那儿挪了挪,后者心领神会握住他的手,另一只手顺着他的脊背:“爸妈都精神着,真好。”

张佳乐和孙哲平向家里出柜的时候首先去了孙哲平家,孙老爷子做了一辈子生意,见多识广,儿子快30了都不结婚,也没个正经对象,心里多少有数。只是真看见儿子拉着另一个小伙子在他面前说“爸这是我男朋友”时还是忍不住甩了脸,孙夫人是大家闺秀,孙哲平还在百花时她就去看过。对着强自镇定的两人,只是叹了口气:“儿大不由娘,你们如果真的要在一起,我们说什么也没用。只是一样,以后过的好坏,都是你们的事情,不要拿来说给我们听。”

这就算是同意了。而张佳乐这边就完全不一样了,张爸张妈说只要儿子过的好,男孩女孩都是一样。孙哲平高高大大的模样又格外讨张妈妈喜欢,只住了几天就成了小儿子了。两人离开的时候张佳乐还老大不乐意,因为张爸张妈只记得孙哲平爱吃腊肉,忘了给亲儿子准备鲜花饼。

吃过午饭洗过碗,又陪着两个老人聊了会儿天,等他们去午睡之后,张佳乐也拉着孙哲平回了自己的房间。刚关上门,就被男人抱住了。

“干嘛?”张佳乐挣扎了两下没挣开,就索性让男人抱着了。

“真好。”孙哲平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这是我们的家。”

“说什么傻话,这里是家,我们的房子也是家,当然,只要有我的地方都是你的家嘛。”张佳乐安抚地拍着孙哲平的手背,“后天我们回去看看叔叔阿姨?”

“叫爸妈。”

“好好好回去看爸妈。”

孙哲平这才笑着吻了吻张佳乐的后颈:“乐乐真好。”

张佳乐缩了缩脖子,一脸得意:“那当然,你说我哪里不好。”剩下的话语消失在交叠的唇齿间。

窗外正好是寻常午后景色。

微博版权那档子事大家都知道我也不多赘述,很多简书翻了的车我就不在微博补挡了,等手上两篇文写好一起打包给大家一个文档。

帮扩

桑果mulberry:

🍊影日同人本《オレンジの恋》二宣🍊
🍊原作向延伸 图文合志 多人合作本🍊

🍊参本人员🍊

文手:@药师寺郁子 
@SaKai🍙 
@桑果mulberry 

画手:@かめ🐢なす🍆 
@咖喱溫泉沒有蛋飯 
@( ¯•ω•¯ ) 

校对:@墨潋潋 

排版:@陆鹫Toki 

🍊🍊🍊🍊🍊🍊🍊🍊🍊

9月23日开始补尾款+通贩开始

详情见图————


非常抱歉让大家久等啦!谢谢大家的支持和谅解,之后也请多多关照!!!(〃'▽'〃)


有没有什么狗血的虐梗 攻受都行 最近好像特别想写……

断断续续写了一年的东西然后现在600fo……上次说的点文今晚放出来吧,男友衬衫双花车,大概很晚掉落。

不能这么咸鱼,要奋起!
做个调查大家想看什么我就来写什么:
1.三日爱情的男友衬衫开车番外(多年没开车驾照大概过期了);
2.画地为牢的正篇(没有印象的姑娘可以点进主页看看);
3.今年张佳乐生贺和光同尘的孙哲平视角;
4今年孙哲平生贺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好了大家选吧,周日晚上我来看看,选人气最高的写(你有什么人气:))
谢谢大家捧场,字数由热度决定,一个热度50字,希望不要爆冷。(给我的小天使们笔芯!)

【2017孙哲平生贺/K】KISS【双花】

小情侣的恋爱最甜最腻歪,不管是男还是女。

就算是有联盟第一狂剑之称的孙哲平也不例外,会在闲暇的时候想起恋人,会想听到他的声音,想面对面看着他,想拥抱他,想亲吻他。

如果百花队员们知道自家酷炫狂霸的队长对着屏幕发呆时想的是这个,那百花战队今天报销最多的应该是鼠标采购费。

但是比起异地恋们,孙哲平明显要幸福的多,他的小男友就坐在自己左手侧,微长的头发用橡皮筋扎起来,就是外面卖的那种最普通的款式,黑色的,绕三圈刚刚好,不紧不松。早上起来小恋人一边迷迷糊糊刷着牙,他就在后面帮他扎头发,然后在对方还没清醒之前在脸颊上偷个香。

此时他的小恋人正对着屏幕研究新的战法,眼睛亮亮的。回头拉他的衣服:“大孙你看,这个地方你再快一步,对手就抓不到空隙,然后我再补一刀,对方再快的速度也来不及。”

他反手一握,凑他的屏幕上去看,弹药专家炸的满地的狼藉里,百花缭乱穿着皮甲扎着和操作者一样的小辫子,神气活现的。忍不住就笑了:“张佳乐,你说的这是对方只有一个人的情况,要是人多,你就成靶子了。”

“那我这也是帮队伍分赛火力啊,你说除了我,还有谁有行?”张佳乐不服气地反问,回头的一瞬间,嘴唇擦着对方的嘴唇划过,酥酥麻麻的,像是一道电流从嘴唇直达心脏,激起一阵颤栗。

张佳乐赶紧捂住嘴脚下一蹬,座椅退出三步远距离,又惊又羞:“孙哲平你凑那么近干什么!”

他不喊还好,一喊出来本来还没注意这边动静的队员纷纷侧目过来,就看到自家副队长一副被x骚扰的模样瞪着自家队长。然后稍微胆子大一点的朝队长看过去,就被队长不怒自威的眼神看的浑身一抖,赶紧转头看电脑,眼观鼻鼻观口口关心,万物界空。

“你喊我过来看的,现在又问我凑那么近干嘛,张佳乐你这个人能不能不要这么多戏?”孙哲平往椅背上一靠,一副“请开始你的表演”的表情,悠闲自在,眼底却隐隐带着笑意。张佳乐看着,忍不住就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然后刚刚被碰到的地方好像烧起来一样,一路烧到耳根。孙哲平看着估计自己再不出声张佳乐大概就要变成熟虾了,好笑地站起来走到他身边,伸手揉揉张佳乐的头发:“好好好我的错,赶紧过来继续说说你的想法。”

张佳乐挥开他的手,瞪他一眼然后起身:“不说了,休息二十分钟再训练。”

一听到“休息”二字,原先还都端正坐在电脑前的队员们立刻就瘫了下来,孙哲平看那样子,要是一人给一个枕头大概现场就能睡了。

拍拍离自己最近的莫楚辰:“你们怎么都这么困?昨晚没睡好?”

“不是,昨晚曾信然要打牌,然后大家就一起了,折腾到两点多才睡。”莫楚辰打了个哈欠,“早上起来才觉得困。”

孙哲平皱眉,想说点什么,但联想到自己昨晚和张佳乐在房间里干的事,话到了嘴边又转回去了,最后说出来的只是不咸不淡的一句:“下次早点睡。”

等孙哲平走远了几个队员凑到一起嘀咕:“队长今天怎么这么好说话?”

“转性了?”“不会吧?”

进了茶水间就看见张佳乐埋头捣鼓他的花茶,孙哲平吸吸鼻子,今天大概是玫瑰蜂蜜茶,这种甜腻的东西孙哲平是不会碰的,如果看见别的男性喝这个,虽然不会说什么,但也默默别过眼,内心腹诽这是谁家小娘炮。

可是张佳乐喝他就不别过眼,不但不别过去,还要仔细看着,以防开水烫着他。孙哲平知道这就是区别对待,可是就是这么理直气壮。所谓独一无二,无可替代。

“又折腾你那花茶呢?”孙哲平出声道,张佳乐哼了一声:“干嘛,想喝啊。”

孙哲平一想到之前张佳乐给自己喝的洛神花茶,就觉得一哆嗦:“不用了,少爷您自己喝就行。”

张佳乐撇撇嘴:“不懂欣赏,不喝算了。”说着还给自己又加了一勺蜂蜜,看的孙哲平牙酸。

“晚上带你去吃烧烤?”孙哲平看着张佳乐兑好水,然后捧着杯子嗅嗅,一脸满足。

“今天怎么这么好?”张佳乐一口白牙咬在杯壁上,看着孙哲平。

比他小了几个月的人却硬比他高出了半头,逆着光看去,轮廓被阳光勾勒的很好看,张佳乐有点开心。

这么好看的人喜欢他,他们是队友,是搭档,是情侣。别人都抢不走他。

下午结束了训练后两人轻车熟路的去了最常去的烧烤店,张佳乐豪气干云的要了三瓶啤酒,然后一瓶都没喝完就抓着孙哲平的手开始撒酒疯:“大孙我跟你说!这次我们一定能拿冠军!把叶修打回老家!”

孙哲平一边摁住人一边心道你知道人叶修老家在哪吗你就给人打回老家,赶紧消停消停,旁边小姑娘都拿你当傻子看。

嘴上却不这么说:“对对对,这次拿冠军,把叶修打回老家去,张佳乐你喝多了我们回去了。”说着就想起身结账,却没想到张佳乐手劲大的他一下没挣开,低下头,正对上张佳乐那双深酒红色的眼睛,因为醉酒蒙上了一层水雾,透着点茫然,可看着他的时候却是满满的信任。

就像那时候,孙哲平隔着屏幕,和不知道多远的距离,对另一头的人说:“我看你技术不错,一起组个战队怎么样?”

而那头的人就那样毫无防备心的背着行李来找他,和他一起创立了百花,打进联盟,与斗神一起并称繁花血景。

把醉鬼背回房间花了孙哲平大半的体力,往床上一躺就不想洗澡了。早就睡过去了的张佳乐睡在他旁边,细白的手指抓着被单,小巧的鼻尖微微抽动着,看的孙哲平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然后低头吻了上去。

说是吻,其实只是轻轻的触碰,蜻蜓点水一样。可就是这样轻轻的一吻,孙哲平也尝到了张佳乐嘴唇上的味道。

混着酒味的,甜丝丝的味道。

那时候想,如果能一直这样多好。可生活从来不如人意,第五赛季孙哲平退役的消息像一道惊雷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昨天刚刚才结束了团队赛的孙哲平,面对着记者的话筒,言简意赅:“我是因为个人原因退役,和百花没有关系。百花以后会在张佳乐队长的带领下越来越好,我相信。”

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记者还想再追问,被百花的保安拦在门口。孙哲平回到房间收拾东西,张佳乐站在门口看着他:“孙哲平,你什么意思。”

“我要退役了,就这样。”孙哲平也不收拾了,转过身和他说话。

“你说退役就退役,把这么大个百花都丢给我是不是?这个战队是你当初说要创立的,是你说要打进联盟,现在你又说你要退役,说让我来做队长。孙哲平,凭什么都是你说了算?”张佳乐挑起眼角看着他,明明眼眶都红了,说出的话却一句比一句刻薄。

孙哲平在心里叹了口气:“好,那你说,你想怎么办。”

不是安慰,不是承诺,只是最敷衍的回答。

张佳乐一直握紧的手几次想一拳砸在那张自己曾经最喜欢的脸上,半响后,偏过脸:“我说了算是不是?好,那分手吧,我可不想成了你的拖累。”

然后扬手一扔,一道银光划过,又落在地上。

一个小小的银戒,是他们第一次拿到亚军后用奖金去买的,一对精致的男戒。戒圈里刻着两人的名字,戴在左手无名指上,和心脏最贴近的位置。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离开,然后蹲下身捡起戒指,小心翼翼擦去上面的灰尘,像是最珍贵的宝物一样,握在掌心。

分开也好,你该有更大的舞台,该走的更远。也值得更好的人。

孙哲平是这么想的。

可他没想到的是,张佳乐的状态在他离开后越来越差,第七赛季最后的一场团队赛,孙哲平在观赛席上看着百花缭乱倒在王不留行的灭绝星辰下,看着冠军两个字后面跟着的是微草的名字。

他没留到最后,回去的路上他想,张佳乐大概会找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吧。

跟着就是张佳乐的退役消息,混乱的发布会结束后,张佳乐就像人间蒸发一样,谁都联系不上,账号卡留给了邹远,王杰希特意从B市赶来,邹远捏着百花缭乱的账号卡红了眼圈,摇头:“我们都不知道队长去哪了,他就突然说退役,然后就再也没消息了。”

再联系上时已经是张佳乐加入霸图的发布会结束后,Q市离B市很近,张佳乐不知道从谁那里要来了他的地址,上门堵在他面前。

孙哲平看着他,还是记忆里那副骄傲又漂亮的模样,只是眼神里多了些他看不懂的东西。

当初在百花时,张佳乐不用说话,孙哲平就能从他眼神里看出他的心思和情绪,顺着他的意思哄他,逗他开心。

如今虽然看不懂,可这不妨碍孙哲平继续顺着他。顺着他的意思搂着他进了房间,唇齿交缠。张佳乐像是泄愤般咬着他,他全数都接受下来,一手搂着他,一手安抚着他的脊背。

良久张佳乐才放开他,唇色嫣红,还未等孙哲平说什么,突然就落了眼泪下来:“孙哲平,你就是个混蛋。”

哭出来了,骂出来了,这就是消气了。

孙哲平带着点笑意把人抱紧:“对,我混蛋。”

之后的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亲吻,抚慰,孙哲平的前戏做的漫长而细致,到最后进入的时候张佳乐偏过头咬住了自己的头发,然后男人低头吻了下来,用唇舌把他口中的发丝一点一点清出去,然后微微抬起脸:“疼就咬我的手。”

张佳乐瞪他:“手不想要了是不是?”

缠着绷带的手还有很重的药味,张佳乐在情事之后抱着孙哲平的腰,闻着药味:“能治好吗。”

“能,只是不能像以前一样了。”

“能好就行,我又不嫌弃你。”

“好,谢谢乐乐不嫌弃我。”

“……戒指呢?”

没再说其他的,孙哲平下床把戒指拿过来,然后张佳乐伸出手:“给我戴上。”

孙哲平失笑,但手上却动作没停,轻柔的给张佳乐戴好戒指,然后就听那人说:

“现在新娘可以亲吻新郎了。”

抬眼,还是那双看着自己时满满都是笑意和信任的眼睛,骄傲又美丽。

孙哲平一瞬间觉得心脏连跳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给木太太表白打call!我和我家嫁刀!头像简直不能更美好!木太太还缺挂件吗!会摸鱼的那种! @木可柒
顺便指路一下我的刀剑子博:颜非——写写刀剑 欢迎婶婶们来找我玩!

哈哈哈感觉今天一天多了好多小可爱关注,先谢谢大家都喜欢啦www
然后跟大家说一下,我写东西从来没有计划的,都是按照心情来。可能生贺会有产出,其他时间都是摸鱼一般的存在。如果想看高产的话……可能就失望了……
但我会努力干活的,努力多写一些甜甜的恋爱!
爱你们!挨个举高高亲亲!